乡镇见闻

  • 我没错

不远处听到一个男人的叫喊伴随着摔东西的异响,声音引来了附近的人群观看。出声音的地方是一个经营快递业务的门店,主角是男人和他母亲,男人看上去三四十岁估计是店老板,他母亲看上去有五六十岁应该和儿孙同住。

母亲正在教育着男人这个事情怎么做,那个事情怎么做。。。或者说怎么做事怎么生活,这让我想起了《大话西游》里的唐僧。男人不止是烦了、心累了,还生气摔东西,他在大声喊“我知道。。。”、“我会。。。”。可是他母亲好像听不到、听不懂,还和邻居说“我就叫他要。。。,我说错他了吗”

在邻居的劝告下男子平复了情绪,忍不住对他母亲说“要死就早点死”,他甚至流出了眼泪。母亲也消停了,不过她听到这话没什么反应(估计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)她依然和别人讲她没错,她甚至任然试图教育她的小孩。

你和别人谈格局,对方跟你讲对错,你说彩虹很漂亮,对方眼里只有黑白。。。关键是对方永远停留在那一层面,没有任何提升的迹象,累么?

  • 烂泥扶不上墙

一个亲戚对我说她弟弟 30 多岁了没工作又没结婚,家里都替他着急,她爸见他就来气,说家里怎么说他都没用,叫他去镇上工厂上班也不去,安排相亲也爱去不去,整天就是瞎逛,回家就待屋里不跟别人讲话,整个人就像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软蛋。

她弟弟我见到过几次,只知道他喜欢玩游戏,每次见到他都是和他姐夫在一起打游戏,不怎么说话。我问她弟弟现在怎么样了,她说大学没读完缀学了(学位也没拿到),他自己主动不读的,混了几年,都不知道他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,她继续说道。我问她弟弟有没有女朋友,她说没有,说弟弟从来不会和她们(家人)讲这些。

听她讲完后我说有没有试着支持他,支持他的任何决定,相信他的判断,他的生活让他自己做主。她说就是很烦,不知道怎么说他弟弟,想要让他弟弟听话。。。过了些时间,大家在一起时我又听到她和别人说她弟弟这不行,那不行。。。问要怎么说才能让他弟弟听话。。。

我本来还想说她弟弟应该是个有能力的人,毕竟放弃大学学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不是谁都能够做得到,或许他追求的光彩与体面的生活和家人想的不一样。不过我没说,她可能不会关心弟弟想要什么,只会想着让弟弟变成什么。

  • 在一起

老汉不注重繁文缛节,不关注酒桌文化,饭桌上夹好菜拿着饭碗一声不吭就离开(“吃独食”去了)是很平常的事情,喝酒也相当随意,独自喝、一起喝、碰不碰杯都没问题。这一点放到外面应该没什么,放在镇上决对是个“怪物”,即便被人说三道四,他也一直没改变这项 Open 特质,所以他叫我去他家玩,我都是欣然前往。

对别人很 Open,对自己的子女却是 Close。老汉家条件不错,育有一子一女还收养了一个男孩,一共有三个小孩,如今三个小孩都已经成家生子。大儿子和别人深聊时常都讲起他年轻时的梦想,想当兵被阻止,想创业被阻止。。。每次几乎都声泪俱下,让人无言以对,他的梦想成了他半生的遗憾。女儿早已经成家,不过老汉在房产分配时也给了女儿一份(这种分配方式在乡镇上容易引起争议),儿女间时常引发不快。收养的儿子好几年前出去后就一直没回来过,现在连他在哪都不知道,聊起他的养子时老汉就说“我早就当他死了”。

想要一起有很多方式:拿着刀强迫别人,把路堵死逼迫别人,做好自己吸引别人,支持别人实现共同价值。。。这些应该都可以,Close 方式可以 Open 方式也可以。


2020-02-21